聚焦《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》
李克强:上亿市场主体的坚强韧性是我们应对困难挑战的最大底气
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隆重举行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

腾讯被骗千万元广告费,只能自认倒霉?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  来源:新华网-中国新闻网  字体大小[ ]

   围绕腾讯与“老干妈”千万元广告费之争。腾讯最新回应称,“一言难尽,并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,以1000瓶老干妈为礼品征求类似线索。”

  舆论从字面中解读出腾讯自认倒霉的含义。腾讯除了追究3个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,就只能认倒霉了吗?

  千万元广告费之争

  深圳南山区法院近日发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,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00元的财产。

  对此,腾讯6月30日晚回应称,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,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,腾讯被迫依法起诉,申请冻结了对方应支付的欠款金额。

  据介绍,2019年3月,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《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》,腾讯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,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、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。

  不过,一夜过后,剧情反转。贵阳警方7月1日通报,那份千万元的广告协议,是曹某等3个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,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签协议。

  3个年龄接近40岁的“毛贼”冒充老干妈签署这份广告协议的目的说来更有意思:为了获取腾讯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。目前3人,已被刑拘。

  有法律人士向中新网记者表示,按照警方目前披露的事实,“老干妈”或成“最大赢家”,无需承担法律责任,还凭空赚了价值千万元的广告宣传。

  “老干妈捡了个便宜”

  北京市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昌松律师向中新网表示,老干妈是否需要支付千万元广告费的关键要看公章真伪。如果3人与腾讯签订协议的公章是真公章,法院就有可能认定三人是表见代理。就此老干妈有可能需要支付1000多万元的广告费给腾讯,老干妈再向犯罪嫌疑人追责。

  所谓表见代理,指的是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,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,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。

  目前,根据贵阳警方的通报,公章是三人伪造的。刘昌松认为,如果法院最终确认是3人伪造老干妈公章签订的广告推广协议,并且老干妈不知情。老干妈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,也不需要支付广告费。“老干妈算捡了个便宜”。

  3个犯罪嫌疑人应该承担什么责任?刘昌松认为,目前看3人主要是涉嫌触犯《刑法》的“伪造公司、企业、事业单位、人民团体印章罪”和“诈骗罪”。

  根据《刑法》规定,伪造印章罪,一般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。

  根据《刑法》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,诈骗公私财物,如果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,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。

  虽然3人兼有伪造印章罪和诈骗罪,但刘昌松表示,因两罪存在手段和目的的牵连,一般依牵连犯处理原则,只按其中的一个重罪来处罚,另一罪名作为考虑因素适当从重处罚。

  “最终的处罚与定罪有关,也与受害方的损失有关。”刘昌松表示,如果是诈骗罪,三人骗到手的财产只是网络游戏礼包码的价值。如果按照民事侵权造成的损失,假冒他人名义签订合同,造成腾讯千万元广告费损失就要按这个金额来算。

  但刘昌松也表示,广告费的真正损失很难界定,尤其是想腾讯这种网络广告,与电视台的广告不一样,电视台广告时段有限,“播了一个广告就播不了另一个广告,损失容易鉴定,腾讯的网络空间无限,所以损失也难以界定”。

  刘昌松认为,老干妈事实上是存在不当得利的,但获得推广宣传,与获得其他利益有所不同,不请而推,再找老干妈要推广费,“就像强行洗车找人家要洗车费一样”,难以得到支持。

  腾讯只能自认倒霉?

  腾讯除了追究3个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,就只能认倒霉了吗?

 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晶晶向中新网记者表示,鉴于公安机关已初步确认曹某3人伪造老干妈公司的印章,腾讯公司在本案中只有举证证明该三人的行为构成“表见代理”,才存在从老干妈公司追偿获得全部或部分广告费的可能性。

  李晶晶认为,是否构成表见代理,首先应判断曹某3人的无权代理行为在客观上是否表现出其具有代理权的表象,其次应判断腾讯公司作为合同相对人在签订涉案《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》时主观上是否善意,即“有理由”相信无权代理人有代理权。所谓的“有理由”,对应的即是老干妈公司是否存在相应的疏忽和纰漏。

  目前,腾讯公司和三人沟通及签署《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》的过程、细节外界尚不清楚。李晶晶认为,一般来说,任何一家公司在签署协议之前都会对合同相对方相关人员的身份、授权等进行基本的审查。

  李晶晶认为,本案中,如果腾讯公司已经尽到审查义务,但确实存在让腾讯公司有理由相信该三人有代理权的情况,比如曹某等人此前是否是老干妈公司的员工、该事件之前老干妈公司是否向其出具过宽泛性的授权、该三人是否使用老干妈公司的企业邮箱与腾讯公司沟通等,种种细节都可能影响法院最终认定是否构成“表见代理”。

  李晶晶表示,如果法院最终认定构成“表见代理”,也就基本认可了腾讯公司善意相对人的身份,在这种情况下,老干妈公司原则上仍需按照《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》的约定支付广告费,而后再向相关责任人追偿。(记者 王庆凯)

中国律师网摘编亓淦玉

 
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